Japan Impression – Customs and Practices

第三篇也是最后一篇日本游记,没有第一篇那么流水,不像第二篇那么专注于某一特定主题,比较起来,本篇更像是一个杂烩,把方方面面的各种主观感受揉在了一起。赶在年前把这篇在草稿箱躺了八个月的坑填上,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不给新一年添乱吧。

 

不同于在英国国内,以及到其他国家旅游的经历,在日本的整个过程有一种融入感。简单说,就是不会在人群中显得扎眼、醒目。不张嘴说话,绝大多数时候会被误认为是本国人,继而忽略我们的存在。这样的状况给人很大的轻松感:可以更从容地站在风景中看风景,而不会成为另一种风景被围观(在埃及的时候这样的感觉尤其强烈)。整体来说,在日本的所见所闻,基本与来之前心中的印象是吻合的,没有什么太多的惊讶,更多的是印证的过程。但时至今日,在经过了大半年的沉淀后,回想这趟东瀛之行,仍然有很强烈的重游意愿。没有办法清楚地说明白,这样强烈的吸引跟冲动是源于什么,或许是无数点滴细节的汇聚,也或许是近似的文化背景的潜移默化影响吧。长期的工作生活不敢说,但仅就旅游来说,日本给人的感觉确实是愉悦的。

 

日本是细致的。

从大型百货商店到连锁超市,从街头小店到车站甚至野外的自动贩售机,所有的东西都井井有条,所有的物品都一尘不染,哪怕是角落里常年无人问津的积压货,也不会有丝毫例外。这场面在有洁癖跟强迫症的人眼里就是兴奋剂甚至鸦片样的存在,看一眼就舒畅地每个毛孔都往外散发兴奋。这种细致绝不是刻意的做作,而是自下而上,全民全行业的表现。相信所有人一定都在大排档,连锁餐饮甚至大宾馆饭店中见过用过残了口的酒杯、碗碟吧?我们这一路从关西到关东,无论在卖上万日元大餐的知名饭店,连锁经营的回转寿司,抑或路边五六百日元牛丼饭大排档,从没见到一副残破的餐具。再有就是住宿,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乡村,房间大小、布置、豪华程度或有不同,但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甚至针线包,手电,睡衣(和式),圣经(佛经)这些也是日本宾馆的标配。

公共交通是另一个体现日本人细致性格的例子。公共汽车,地铁,火车的运行时刻几乎都精确到秒;各种平面图,路标和指示牌简洁清晰地标示出了所有充要信息,即无任何遗漏,也没半分冗余;为了方便不懂日语的人,还很人性化地用色彩,符号甚至卡通插画等元素去多角度诠释同一个问题。 比如东京的地铁图,除赋予每条线路一个符号名称(比如G,M等)以外,还给每个站一个数字名称(1,2,3…)。如此这般,“虎ノ門” 这样的站名就被简化为G07,旅客即使不会日语,也可以轻松辨识、问路。伦敦地铁号称世界最老的载客地下铁道线路,发展至今仍然只有一个线路间的简单颜色区分(不仅地铁图,倔强的约翰牛对所有的东西都在坚守着传统,哪怕这个传统已经被证明不再与现代文明相适应,比如万恶的英制单位),巴黎好些,总算给线路安排了一个别名,但没有代号的站名对法语盲来讲仍是天书。无意对各地地铁做全方位比较,也不是说日本的地铁就没有缺点(比如各公司不共享站台,站内转车如长征般折腾就让人很无奈),只是从用户体验的角度讲,这些许的差别确实带来了巨大的不同。细微处始见真章,看似很鸡毛蒜皮的一件事,却反映出了日本人是真正地站在了客户的角度上去思考,规划的。

 

日本是传统的。

这是一个不太好表述的部分,因为首先所谓的传承的源头的真实情况,也不过是从其他渠道间接获知的另一种主观感受而已,无从验证;其次是很多给人“传统”这样强烈第一印象的东西或事务,事后回想可能更多的是与头脑中的主观印象相符合而已,所传的,可能是我自己而非整个社会的统;最后,也确实有部分结论是在头脑中跳跃、间断地推理出的,没办法从逻辑上严格表明。但无论如何,这确是我个人给日本打上的第二个标签。

都说奈良就是小一号的长安。长安是什么样,我辈已不可能确切的知道,但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奈良市内走走看看,一定会对这句话产生共鸣:奈良确实契合了心里对古都的全部想象。具体是什么真的无法用语言表明,但那种感觉,会在一个又一个行走的瞬间火一般地从各个角落腾起来,然后慢慢汇聚到一起,再也挥洒不去。感觉文化,应该就是像这样默默地在街道,建筑,商贩,甚至空气中流淌过千百年时光的。说的流行点,真的会有那么一些个时候,恍然间觉得自己穿越回去了。个人印章在天朝可能已经可以算是历史遗物了,但在日本依旧流行,大到连锁超市,小至地方专门店,都有姓氏印鉴出售,而且都是码成半个人大小的阵列若干,极有声势地卖。或许也会有订制私人全名印章的业务,但主营的只是姓氏印章,日本人骨子里的家族荣誉感可见一斑。

记得小时候,街头巷尾还经常听到各种叫卖声:“磨剪子,锵菜刀”,“爆米花”,甚至还有搬上电视屏幕的“卖~芝麻糊勒~”和“酒干倘卖无”。菜市场就更热闹了,卖菜的,卖水果的,卖鲜鱼肉的……各种腔调各种音色的吆喝声编织在一起,此起彼伏,侯宝林先生甚至将这些有特色的叫卖词综合到了他的著名作品《改行》中。但不知何时,这些老传统就渐渐消失了,就算赶集,往往只要不主动问,摊主都懒的理你。我印象中最后一次听到商家的“吆喝”,已是大三时在北京的一个老炸酱面馆的历史了。但日本保持了这个传统。即使现在有了高科技的扩音器,录音机,甚至连着电脑的大功率功放,日本街市上还是能看到着各种商家特色服饰的促销人员卖力地扯着嗓子叫喊声,完全是凭着自己的情绪去吸引路人的注意和生意。看过真的很难想象,在人力成本数倍甚至十数倍于天朝的地方,居然仍然保留下了这样的销售方式。不可否认,一个漂亮小姑娘,着和服,穿木屐,在店门前向你鞠躬微笑,并柔声介绍她家的糖果糕点,效果确实比一遍遍重复播放干巴巴的录音要好太多倍了!

 

日本是矛盾的。

去日本前,特意买了本《菊与刀》来读,对日本人的矛盾性格算是有所了解。真正去了一趟才发现,原来矛盾还真是无处不在,比之前想象的程度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日本人OOXX频率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在各国统计中垫底的,但它确是全球第一大情色产业大国,街上各种成人用品店林立,甚至每一个街角小店都会有一个书架是专售限制级书籍/杂志的;自杀率远超国际平均水平,最受国民推崇的关键字却是“笑颜”,“元気”,“幸福”,“羁绊”之类;平面媒体的广告主角,大量靠外国面孔(西方人)吸引眼球或者证明品质,而且比天朝的更甚。诚然,这个(用外国人做广告)也是欧美广告的特色,但目的完全不同。一般凡没有特定针对人群的(大众广告)欧美广告,必有黑人和黄种人面孔,以此说明其适应性和无歧视性。看日本广告中的西人作用,似乎跟天朝的异曲同工,给人一种不自信的感觉,潜台词放佛是:“连西方人(更高级?先进?优等?的人)都觉得好,那一定是真的好了”。天朝有这样一种自卑心理还能勉强理解,毕竟近现代被欺负又自虐了百八十年,穷怕了也无自尊贯了,但无论科技还是经济,都已经可以笑傲全球的日本,却仍旧普遍不自觉地表现出这样的心态,就有点让人意外了。由此也可见,惯性的力量有多大,心态和精神层面的进步和长进,远比物质上的发展要困难的多啊!

另外一件勉强能跟矛盾扯上点关系的事情,是服务产业当中买卖双方的关系。简单说,天朝的情况是卖方是大爷,你爱买不买(国营,垄断行业);欧美的状况是完全平等,互敬互谦;日本消费者则无条件地完全享有上帝的感觉,时刻被人当“神”供着。每当我被商家当爷的时候都禁不住想,这些天天要点头哈腰鞠躬的日本人会不会认为自己还生活在“旧社会”,觉得低人一等呢?用具体例子说明吧,大阪关西机场内国铁售票厅的接待人员(说白了就是卖票的),在每个客人迈过一米线后会马上起立,鞠躬,敬语问候,方才欠身坐下,开始忙碌。待一切完成,再次站起来与客人交接,致谢,鞠躬送人离开。我们到的时候已是夜里11点左右,从那位女士的全套行动中看不到任何敷衍或者应付,确实是100%地热情投入。英国公共汽车上,最常听到的就是每位乘客在下车前主动对司机致谢,司机也会不卑不亢地还谢;天朝完全相反,司机乘客间毫无交流;日本则是司机当“孙子”,在每位乘客下车前都不厌其烦地致谢(文革时候的播音员般的亢奋),而乘客都理所当然地接受这些,并没有任何礼节性地表示。对一个不熟悉却又在身份上“高贵”的人(比如客人),日本礼节似乎是一定要比对方更恭敬更谦卑,所以当我们初次在日本坐公共汽车,下车前习惯性地向司机说谢谢时,明显看到他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就想站起来鞠躬,结果发觉在驾驶员的位置上站不起来,于是立即更“激情”地重新谢了我们一遍(打了鸡血的朝鲜播音员般的表现),并最大限度地在座位上躬身意思了一下。

 

“能力一般,水平有限”,本还想加入“日本是二点五次元”的这么一段专门说说动漫,终还是放弃了。毕竟咱现在对ACG的关注比以前低了太多,实在没把握能把这部分写好。以上,在兔年的倒数第三天,坐在伦敦希斯罗机场旁的酒店里,总算是把这个今年最大的坑圆满填完了。

Paris Impression

上周末偷闲去巴黎转了一圈。时间受限,天气也不是太利于敞开了玩儿,所以这次就是把市内的主要景观走马观花了一遍,没有啥深度的内容。因为去之前没什么特别的期待,也就没有比较,无所谓好坏了。流水帐式的游后感+照片如下:

1. 本来,唐老师对巴黎宾馆全行业的吐槽是让我对这次的住宿有点不放心的。但这次订的Courtyard Paris Arcueil很不错,特别推荐一下!27平米的大床间,包早餐,在Zone 2的Laplace站(RER B)旁边(步行5分钟),到市中心坐RER只要15分钟,4星级的店只要市内2星级的价格(两天114镑)。自助早餐品种很丰富,你能想到的基本都有,对的起他们定出的18欧/人的价格。

Super King的床啊,两个人睡不打架有木有!!

 

2. 整体上感觉法国物价不低,很多价格(尤其是甜点类的东西)看上去的感觉就是“法国人都穷疯了吧”。最让我不能理解的就是绝大多数的博物馆、美术馆都收费,而且门票价格还不低,让人觉得放佛回到了天朝。

传说中的Macaron(马卡龙),可以跟左下的手指头比比大小,2欧一个 -_-##

Innocent的果汁,英国超市大约1.7镑一瓶,带个帽子你就牛了哇?

 

3. 巴黎骗子很多,职业的摆摊骗钱,业余的打慈善或者娱乐的幌子伺机偷钱。形形色色,花样繁多,让人防不胜防。不过这倒是从一个侧面衬托出了法国人民的淳朴,要不是在圣心堂前一对好心夫妇连笔划带解释的善意提醒,我们可能也着了道了。

艾菲尔铁塔下的带枪“捕快”:保护百姓,维护治安,既是责任,也是义务……

老外也迷信同心锁,一只锁十几欧啊有木有!!!

4. 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比想象中的小,第一眼看过去完全没有被震撼到,有点小不给力。但是这两大地标的优点是耐看,细品品还是很能咂出点味道来的。凯旋门位于十三条大道的交汇点,估计就算不是世界最大,也是世界最有名的roundabout(环岛)了。围着它转了一圈,我一直在看周围的交通,始终不得要领:地上没有明显地划出车道,(环岛内)也没有红绿灯,看上去车的往来交错异常混乱,险象环生,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按怎样的规则决定等待,超车和脱离(环岛)的。巴黎司机很可怜,除了要面对不少于伦敦的交通灯,还要时刻留意随时可能从各处窜出的闯红灯的行人,两天内我亲眼目睹的为避让闯/无视红灯的人而急刹车避让的至少有八九例,但似乎没印象有司机按过喇叭。

凯旋门

艾菲尔铁塔

 

5. 传说中的香榭丽舍大街很宽,英国道路普遍表示压力山大。小猪不断在耳边提醒我她看到的奢侈品牌店,我表示貌似基本都没看到,似乎咱视网膜有自动屏蔽功能= =。唯一的印象是南方航空的一块中文大招牌,以及一个个人满为患的汽车店(印象中见到了奔驰,丰田,标志等至少三个店,里面还真有实物展示啊)。High Street上面开汽车店在我的经验中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在之前去过的任何国家都不曾见过。难道法国人都是周末上街买衣服买鞋的时候顺便买汽车的么?

香榭丽舍大街

 

6. 终于亲眼见到了贝大师在卢浮宫门前搭出来的玻璃金字塔,继而明白了为啥人家是大师我不是:咱确实欣赏不了这个……同顶着世界三大博物馆这样的头衔,比起大都会的建议门票,大英的免费,卢浮宫的强制卖票行为让人觉得非常不爽。虽然票价跟展馆内的藏品是相称的,不像天朝的公园那样赤果果的抢钱,但有前面两个,特别是大英的免费政策映衬着,还是显得很不大气。说到这个忍不住再顺便吐槽一下格林尼治天文台,今年居然开始收费了,而且张口就是7镑啊,你也穷疯了么?

古典的卢浮宫 + 超现代的玻璃金字塔

 

7. 圣母院名气很大,但是给人的印象并不深刻:论外部气势不及先贤祠门前的巨大石柱那么震撼,论内部细节不如圣心堂穹顶的巨幅耶稣画像那样夺目,如果不是环绕它的塞纳河给其增添了几许妩媚,恐怕就真的泯然众人了。说不清缘由的感觉:圣母院跟西敏寺一定是异性,而且放在一起会有很般配的感觉 lol

圣母院侧面比正面靓多了!

圣心堂穹顶壁画(小猪偷拍的)p>

先贤祠前摆满了圣诞树:“法国驻中国使馆发来圣诞树,祝全国人民合家团圆,圣诞快乐!”

 

8. 卢森堡公园给人的感觉很不错。虽然去的时令不好,树叶都掉光了,除了草色几乎是光秃秃的一块场地,但周日近晌的时候,竟还能看到络绎的市民在绕着公园慢跑健身。有人在公园跑步不稀罕,稀罕的是人多到汇成了类似天朝学校集体跑圈的盛况,一股怀念之情不禁油然而生;跑步的有老有少不难得,难得的是还有年轻的爹推着婴儿车在跑,这得是多和谐,多热爱健身的爹啊!

5度左右的气温里推娃跑步绕圈的超级爹

设计台词:“这个比马卡龙好多了!”

 

9. 法语发音很奇怪,跟英语完全不一样(貌似是废话),经常是看着一个地名听报站都不确定是同一个地方,完全不知所以然。如果这个是因为法语与英语的发音区别造成的,尚能理解接受;法语中时不时出现的清嗓音就真的很让人困扰了,确实如之前听到看到的评论所述,感觉法国人就是时刻嘴里含着一口痰啊。你妹的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都德就是个骗子,呃……或者……他也许是韩国人。

巴黎市政厅

新桥

法兰西学院

 

10. 抛开那些有来头的景点不提,法国的街道和普通建筑整体上给人的感觉比伦敦的更有味道。论名声,孚日广场与凯旋门,卢浮宫,圣母院这样的大名胜简直差了几个量级,但环绕这个广场的艺廊和小咖啡馆却异常有情调,把整个广场渲染的让人一阵阵心动。一个个小店外面露天座位旁的路灯式煤气炉很有范,寒冬天在下面边烤火喝咖啡,边看旁边游人、路人络绎,神仙一样的日子啊!

雨果大街

圣雅克大街

圣米歇尔码头

圣母院旁,塞纳河沿岸的小书画摊

孚日广场全景(接片)

孚日广场旁的艺术作品1

孚日广场旁的艺术作品2

孚日广场旁的艺术作品3

 

11. 都说法餐是可以跟中餐叫板的,但是这个说法估计只在人均50欧元/餐以上的水平勉强成立,普通吃喝,法国人跟咱比差的实在不是一星半点。这次法国行吃到的东西唯一能让人有点印象的,一是洋葱汤,奇异的做法,奇特的味道;二是Quiche (法式咸派),不愧是法国传统菜肴,路边小店随便点的一份都比英国吃过的好吃多了。

味道很正,起码比英国的好吃多了!

有点像羊肉泡馍?

 

以上图文,是为本次巴黎二日游小记。更多照片,参见熊窝相册巴黎部分

Category: 熊行天下  2 Comments

Japan Impression – Food

快年底了,经过简短的一段空闲,又重新忙碌起来。为了不把今年的事情压到明年,抓紧来把年初日本的坑先填一个,本篇的主题是:吃。

这次日本之行,一路从关西吃到关东。路边摊,大排档,私家小店,星级宾馆,甚至高野山的和尚庙,林林总总的各种美食几乎没什么种类落下。如果把中国饮食打10分作为基准,日本料理打的基准分应该至少有8分,个人口味及其他主观因素的增减放在最后,先上图展示各种真相:

1. 高野山的素食料理
因为是留宿在寺庙,所以一早一晚吃的是两顿斋饭,也是整个日本之行中唯一在住宿的房间内进餐的经历。特殊的环境加上特殊的食物,使得这两顿饭别有一番滋味。虽是少了很多可以入味的食材,但两顿饭极有特色,各种果蔬的味道都异常细腻别致,特别是在其他地方不怎么能吃到的特制豆腐(泡在水盆里跟海绵一样,见第六张照片),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开玩笑地跟小猪说,如果当和尚能保证天天有这样的伙食,我一定出家。小猪:问问他们招不招尼姑,我也来!

一乘院晚餐菜单(外)

 

一乘院晚餐菜单(内)

 

一乘院晚餐(全)

 

一乘院晚餐(个人)

 

一乘院早餐(个人)

 

高野山:金刚峯寺内自制的豆腐

 

2. 怀石料理、千岁料理
这是在日本吃的最贵的一顿,餐饮加小费两个人干掉了14437日元,按当时的汇率是将近110镑。怀石料理的构成、上菜顺序与摆放位置等都颇为讲究,详情可以参阅维基百科的相关介绍(日文英文中文,中文翻译的内容有限,建议对照日文原文跟英文一起看,以获取最准确的信息)。简单讲,吃怀石料理有点像正规西餐的N course meal,将食物按照特点分成若干类,依次呈上。每种类型的食量都不大,但精致异常:无论是切出的形状,摆放的造型,还是盛放的食具,都能让人感受到厨师是在艺术创作而不仅仅是准备一顿饭那么简单。

因为是分批上菜,所以没办法拍出全家福样的照片直观展示,下面的两张示意图是拼接的,每道菜的细节照片可以去相册查看大图(标题即是链接)。这顿饭吃的虽然很放血,但是想想不远万里的来了一趟(机票成本已经花出去了),抓住机会体验一下这种料理文化,才算是不枉此行吧?实际上,这顿大约相当于9 course meal的料理还是很足量,从正午一直吃到下午3点多,以至于晚饭时间基本毫无饥饿感,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两下一中和,价格就显得也不是那么贵了 :P。在怀石料理中,这也就是一个中等的价格:在京都袛园的花见小路通上,25000+的价格(每人)屡见不鲜,虽然那是包含了艺妓作陪的,但显然已超出了我辈的承受能力,只能望而却步了。

也许是因为吃正规/地道日餐的经验比较贫乏吧,与之前的高野山素食料理相比较,很多东西没办法简单评判高下,只能在心里得到两种料理都非常美味,不枉一试的结论。这其实也是在日本吃了一圈各式料理之后的一个通论:各种东西虽然都很好吃,但缺乏各自的风格,不像中国八大菜系那样有各种不同的特色和变化,泾渭分明。因此给日本料理的总分数扣掉0.5分。这个扣分是针对整体,细节上,这顿怀石/千岁料理还是非常赞的,尤其是千岁料理中的强肴,以纸杯为锅,以豆浆为汤,将时令蔬菜和鱼片等像涮火锅样的煮后蘸甜醋而食,相当别具一格。

怀石料理

 

千岁料理

 

千岁料理:强肴(主菜,豆浆火锅)

 

3. 道顿堀的蟹宴河豚宴
道顿堀之于大阪,可能相当于芙蓉街之于济南,或者锦里之于成都,甚至更甚。或许本地人是不屑的,认为那里的东西都有点华而不实,是骗游客的,但对于短暂停留的游人,确也可以说是“速成”了解大阪的一个捷径。这条街的标志很多,除了Glico的广告牌,最醒目的恐怕就莫过于蟹道乐的巨型蟹招牌了。这个遍及日本各地的蟹料理专门店,仅在这一条街上就开了三个店,其声势可见一斑。我们也用自己的经历验证了这家将近50年的老店实至名归,其蟹料理的味道确实不是盖的。一件趣事是服务员在我们桌上“现场”蒸蟹居然都是用秒表计时的(300秒整),时间一到她整个人几乎是嗖地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飞速跳出来,将蒸笼从炉灶上移开,灭炉火,收拾桌子(将桌上挖空的连接灶头的洞盖上,恢复平整的桌面),开笼,准备调料蘸酱,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风卷残云般地10秒钟不到就完成了,恁的是业务精熟啊 ^_^

与蟹宴相比,河豚就逊色很多了。也或许是我们找的店不正宗吧,总之整顿“河豚四吃”下来颇为茫然,用小猪的话就是完全没吃出来河豚是啥滋味,嘴里除了柠檬味,还是柠檬味。

蟹道乐中店的招牌

 

蟹宴1

 

蟹宴2

 

河豚四吃1

 

河豚四吃2

 

4. 小吃其他
大餐说的差不多了,下面谈谈更平民化的普通饭菜和小吃。个人观点,大餐固然有情调,日本的小吃和普通餐饮也毫不逊色。实际上,吸引回头客压根不需要那些大名堂,这些几百日元的小吃就足以让人流连忘返,叹为观止了!这些平价的东西是如此美味,以至于我认为因此给整个日本料理加1分也毫不过分!

举例来说,京都的名代猪排店也算是小有名气,倍受驴友推荐的一个去处。在京都火车站11楼的店铺,晚上的饭点总是人满为患,没有预约,往往要排队等位置。就在这样一个生意红火的地方,两个人各点一道猪排,生菜丝、饭、味增汤都是无限量供应(禁不住就想起了成都饭不要钱随便吃的幸福岁月~),只要1600日元(约12镑),比在英国吃一顿KFC或者M贵不了多少。让人印象深刻的除了里嫩外焦的猪排,还有独特的酱汁调制过程。店家并不会给客人提供口味固定的成品,而是端出一小碗芝麻,一个木制的小杵和各种原汁/酱,让客人按照自己的口味酌量研磨、添加各种调料。

位于寸土寸金之地的名连锁店都如此,街头小店就更不必提了。基本上,500 – 800日元就能够有不错的一顿饭菜汤,偏僻小镇,首都商圈都是如此。如果不想吃的那么正式,也没关系,各种路边小吃也能满足口舌之欲,100 – 200日元的格式零食,吃上四五种也差不多能顶一顿饭了,总花销(与吃一顿饭)也差不了多少。让人惊喜的是,除了大多数耳熟能详的小吃,比如章鱼烧,关东煮,这次在日本还见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中西合璧的玩意儿。如下面的照片所示,这种热狗造型的面包夹炒面的东西貌似就非常受上班族的欢迎。新宿,池袋等大火车站有很多的流动小商贩向上班族兜售它当作午餐(猜测)。对于这样一种主食夹另一种主食的发明,小猪很是不能理解(她也不能接受很多把一碗拌饭跟一碗面组合出售的套餐),我却是兴致满满的尝试了一下。老实说买的时候心里也打鼓,但吃起来味道还不坏,甚至离开日本之后偶尔还会回味一下。无论如何,这样一份简餐只要100 – 150日元,就算稍微有点奇怪,看在这个价格上,还有什么可抱怨呢?

最奇特食物:夹炒面的热狗

 

大阪拉面

 

名代猪排饭

 

猪排浓汤面

 

奈良自助早餐

 

高野山午餐

 

超市卖的各式便当

 

新干线盒饭:幕之内御膳

 

章鱼烧

 

アメ横烧

 

清酒就烤串

 

古都芋

 

日本第一日早餐:小份便当 + 紫菜包饭

 

京都简餐

 

以上,相信这些照片应该足够证明日本饮食的丰富了。综合上面提到的基准分跟依个人憎恶的加减,个人给日本餐饮打出的最终分数是8.5。我的结论是,对于有同源文化背景的中国人来讲,日本在饮食方面绝对是天堂级的。天朝的食文化虽然是神级的,但现在层出不穷的苏丹红,地沟油,三聚氰胺等问题给总评打了很大的折扣。哪怕去一趟只是为了饕餮一番,日本也绝对是个值得一游的地方!

Category: 熊行天下  3 Comments